粉丝部落

抖音之后,吃鸡游戏也在印度被禁了...

带你游遍英国 0

话说,今天你“吃鸡”了吗?

 

 

“吃鸡”,原名是《绝地求生:刺激战场》(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一款火爆国内外的游戏,于2017年12月21日发行。

 

自上线以来便受到大批玩家的追捧,它可以说是现在国内最热门的手游。

 

不仅如此,它的国际版《PUBG Mobile》,推出才5个月,火爆程度不输国内。截止今年五月初,在iOS和安卓系统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1亿次! 而且日活跃用户也超过了1400万人。

 

不单单是中国,印度玩家也一直被“吃鸡”圈粉,在推出后的几个月内,“吃鸡”成为印度Android上销量最高的App,并在一夜之间在印度火了起来,而且其受欢迎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有人以“吃鸡”为主题拍婚纱照;

 

一名青少年用他爸爸信用卡购买了“吃鸡”装备,花掉了700美元(这足够支付在印度大城市几个月的房租);

 

甚至火到宝莱坞电影,一名演员在其以军事为主题的电影发布会上演奏“吃鸡”的音乐;

 

根据移动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吃鸡国际版的收入已达到4.39亿美元

 

 

 

然而,

 

今天要说的是,

 

“吃鸡”这个游戏,在印度居然是违法的,甚至有人已经因为“吃鸡”而被警察逮捕...

 

今年3月傍晚10点,在印度西部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一家小茶店Mayur Café外面,

 

印度男孩,安萨里和他的三个朋友以及其他六个邻居男孩一起沉迷“吃鸡”。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向他们悄然靠近。

 

这时,一位便衣警察拍打他们,手里拿着指挥棒,示意让他们站起来。其他几个邻居男孩一溜烟跑走了。

 

安萨里和他的三个朋友被警察没收了手机。

 

“你们在“吃鸡”,我一直都在看着你们。”

 

警察说完后,便将男孩们捆绑到面包车里,几分钟后,这些男孩们就在警察局里面惊恐地坐着。

 

 

安萨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吃鸡而被抓。

 

安萨里曾在新闻中听说过禁令,但他毫不在意。他想,“毕竟,这只是一个手机游戏而已。”

 

然而事实上,

 

今年1月,一名在海得拉巴的市民就要求全国禁止这款游戏,称这款游戏会助长暴力和残忍行为。

 

今年2月,来自孟买的一名11岁男孩的母亲向法院提起请愿,要求学校应该全面禁止“吃鸡”,因为她认为这款游戏提倡“暴力,侵略以及网络欺凌”,并且让孩子们上瘾。

 

而今年3月份,印度国家儿童权利保护委员会向该国的信息技术部们申请一份调查报告,询问其部门对该游戏采取了哪些管制措施。

 

终于在3月的第二周,包括艾哈迈达巴德在内的多个古吉拉特的城市发布“吃鸡”禁令。

 

拉杰科特警察局局长Manoj Agarwal在一份正式禁令通知中写道:

 

“在玩“吃鸡”这样的游戏之后,青少年和儿童的暴力行为有所增加。儿童和青少年的教育也受到影响,以及他们的行为举止,言语和发展都发生变化。”

 

 

不仅仅是在印度,尼泊尔也以同样的原因提出禁止国民“吃鸡”的禁令,同样还有伊拉克在4月份也在国内禁止“吃鸡”,

 

尽管有研究已经表明游戏和人的暴力行为没有直接联系,但这些国家认为“吃鸡”游戏煽动暴力,“已经威胁到了伊拉克社会的社会保障、道德和公民教育”。

 

 

在印度,禁令发布后,警察到处寻找在公共场所“吃鸡”的年轻人,如果发现他们的手机处于横向模式,则认为他们可能正在“吃鸡”。

 

在艾哈迈达巴德和拉杰科特,便衣警察埋伏在大学校园,还有在咖啡馆及青年旅馆外巡逻。

 

两个星期不到,21人就因在公共场合“吃鸡”而被逮捕,其中大多数是大学生。因吃鸡而被捕的新闻在国内传开了。

 

很快,关于“吃鸡”的争论在古吉拉特邦的调频广播电台上炸开锅了。

 

在印度最大的电台Radio Mirchi,主持人Dhvanit Thaker却公开反对禁令,然后他立马收到了无数心烦意乱的家长们的诉苦,因为他们的孩子因“吃鸡”成瘾。

 

一位母亲说她16岁的儿子每天玩游戏超过10小时,“吃鸡”之后变得好斗。她哭着说:

 

“每当他的小妹妹问他什么的时候,他就会打她,”

“他以前从未这样做过。我感到无助。“

 

另一位母亲对“吃鸡”禁令赞赏有加。因为“至少现在可以劝阻儿子不要玩,因为“我打电话给警察叔叔让他来把你抓走”这句话成真了。

 

 

与此同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报道纷至沓来:

 

在印度卡纳塔克邦,一名少年因为沉迷“吃鸡”而没有准备考试,居然在答题卷上介绍如何玩“吃鸡”而不是回答问题,最终导致考试失败。

 

在特伦甘纳,一名16岁的男孩自杀身亡,原因居然是他受不了母亲对他沉迷“吃鸡”的责骂。

 

而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两名男子在沉迷“吃鸡”忽略道路情况,在铁路轨道被火车撞死。

 

班加罗尔一家专门针对网络成瘾的诊所的医生说,他们每周都会接收几个因为“吃鸡”成瘾的少年。

 

“吃鸡”问题似乎连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都已经知道了。今年2月份的一次公开会议上,当一位母亲告诉他,她的儿子因为手机游戏而上瘾时,总统莫迪立即问:“是不是“吃鸡”?”

 

 

 

印度,一直在努力应对外界流入的技术。随着移动设备迅速普及,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开始关注网络成瘾以及刺激暴力行为的游戏,认为他们在极大地分散年轻人的学习兴趣。

 

印度果阿邦的一位教育部长说,“吃鸡”已成为“每个家庭中的恶魔”,并要求将其限制。

 

原来禁令并非空穴来风,“吃鸡”在印度就像过街老鼠一样,遭到家长们和教育者们的强烈排斥。

 

但是专家称,这并不完全是“吃鸡”的错。

 

“只要游戏达到了像“吃鸡”一样的大众化程度,就必然会遇到极端情况。”

 

 

丹尼尔艾哈迈德是专注于亚洲游戏产业的市场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的高级分析师。他表示,

 

“在像印度一样过去没有电子游戏的国家,老年人以及那些并不真正了解游戏的人,对年轻人所做的一切都有一定的担忧。在印度这样的手游新兴市场,我们需要了解问题的核心,这样一刀切的禁令,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吃鸡”游戏并不是印度政府第一个干涉的应用程序。同样来自中国的抖音(Tik Tok)在印度的下载量仅次于脸书和WhatsApp,高达2.4亿次。

 

但是同样地,印度版的抖音也遭到质疑。

 

教育者称,抖音上拍摄的视频内容毫无营养和低俗,而且里面有些内容涉及色情,如果让这样的视频软件火爆起来,可能会带坏下一代的青少年。

 

泰米尔纳德邦一家法院于4月3日要求政府禁止“抖音”,称其鼓励色情,并警告称,性侵者可能会“将儿童用户作为目标”...

 

虽然后来抖音解禁,但这件事依然引起了很大范围的争议。

 

 

说回吃鸡游戏,

 

虽然许多被捕的人只是收到警告或罚款,但其他人却在监狱中度过了一夜。即使惩罚不严重,被逮捕的创伤以及围绕它的耻辱对被捕者产生持久的影响。

 

一名被捕的男孩表示自己受到了影响,“我的父母因为我被捕了,对我很生气,虽然他们现在消气了,但有时候,我的亲戚和表兄弟仍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戏弄我,我不喜欢这样。“

 

一名20岁的男子因为参加“吃鸡”比赛而被法庭定罪,并最终被判罚款100卢比,虽然不到10元人民币,但是他担心这一定罪将会留在他的档案里面。他很担心,

 

“我将要申请我的第一本护照,如果他们因为我这个定罪而拒绝我的申请怎么办?”

 

 

 

上文提及的被逮捕的男孩,安萨里从警察局出来后他变得不那么想“吃鸡”了,因为每次都会回想起自己被警察抓走的场景。他表露了自己的委屈和不忿,

 

“如果政府真的想阻止人们玩这个游戏,他们为什么不停止服务器呢?他们为什么要骚扰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

 

根据最新消息,“吃鸡”的禁令在艾哈迈达巴德解除。当局表示他们正在取消禁令,是因为公立学校的考试已经结束,儿童不再需要专注于他们的学业。

 

禁令是被取消了,但仍然留下了一些痛苦的痕迹。

 

 

最后想说,

 

对于游戏的有效监管,为青少年提供绿色游戏环境是好事,

 

可是印度这样因吃鸡而被捕的禁令,似乎又有点过…